今年以来,环保督察保持着前所未有的高压态势,危废非法处置渠道遭受重拳出击,危废量加速暴露,行业处置能力严重不足等短板充分暴露,产能供求关系非常紧张,各地无害化处置价格出现不同程度的提高,危废行业整体景气度高涨,行业正处在巨大的发展机遇期。
 
  同时行业的强监管,使得危废处置成本上升较大,以及不少实力强大的资本,纷纷快马加鞭进入危废市场,行业正处在一场项目资源的争夺期,对于公司来说,亦面临着挑战。
 
  股权方面,随着创始人张维仰股份的转让,基本已经尘埃落地。东江已由民企彻底变为广东国资委控股,和江苏国资委参股的股权结构。长远来看,两地国资委共同引领的东江,将在项目获取、推进项目进展、政策等方面,对公司产生积极作用。
 
  与此同时,公司原创始团队大部分高管的离开,短期对公司来说,还是会存在一些影响。考虑到东江所在的危废行业,不是完全由人才和技术驱动型的,更多的是资源或项目依赖型,公司的项目是带不走的。
 
  此外,据了解目前总体上东江的中基层人员的稳定性还是非常高的,同时公司也正在积极完善和实行市场化薪酬制度。因此,公司高管的调整和少量人才的流动,不会对公司的整体经营产生颠覆性的变化。
 
  综合来看,公司作为危废细分领域龙头,国企背景深厚,依靠行业本身深厚壁垒,经营资质齐全,项目运营经验丰富,储备项目充足,未来两三年,随着新增产能的释放,新旧产能利用率的进一步提升等,初步预计公司将保持归母净利润至少20%以上的增速快速发展。
 
  10月24日晚,东江环保正式发布2018年三季度业绩报告,报告期内公司实现营业收入24.73亿元,同比增长14.49%,归母净利润3.73亿元,同比增长14.21%,扣非净利润3.58亿元,同比增长11.55%,业绩基本符合公司半年报时给出的指引,偏向区间上限。
 
  分季度来看,公司三季度单季实现营收8.11亿元,同比增长7.18%,相较二季度营收增速出现放缓。究其原因,我认为主要有以下几方面原因影响,首先,是由于受到项目产能的限制,今年环保督查高压态势明显,危废处置企业同样受到严格监管,处置量方面,公司上半年单个项目产能消耗较多,导致三季度剩余产能空间有限。
 
  之前公司也表示正在向当地环保部门申请额外20%的处置资质,但据了解申请额外处置资质,所走的程序及材料与项目初次申请处置资质时一样,因此预计审批需要一些时间。
 
  其次,资源化利用板块收入与铜价密切相关,而铜价在二季度与去年同期相比增幅超10%,但三季度单季同比却是小幅下降的,因此分季度看来,三季度单季的营收增幅是低于二季度的。
 
  此外,项目投产进度方面,去年新增项目中对收入贡献较大的珠海永兴盛、湖北天银等均于上半年才投产,导致2017上半年有效产能基数较小,而2018年新项目大多于下半年逐步建成,而后经过调试、投产等,产生的营收增量将主要在今年四季度或明年体现出来。综合以上因素,对三季度单季的营收增速造成了波动。


  毛利率方面,东江前三季度整体毛利率为34.67%,同比下降1.49%,其中三季度单季为32.74%,环比下降3.09%,可以看到,今年在环保督察持续趋严的情况下,整个行业处置成本都在上升,东江的成本自上半年以来,也还处在上升过程中。
 
  成本的上升一般来说,包括严监管后尾端排放标准提高,尾端处置所需燃料等势必会有所增加,燃烧更加充分,此外在新设备或设备改良方面,也是要投入更多的资源。
 
  报告期内,公司在营收增长的情况下,应收账款期末与期初基本维持,周转率也较去年同期明显提高,应收账款周转速度加快,同时存货较期初也是微幅下降的,对公司营运资金占用方面的改善比较好。
 
  此外,结合应收账款和预收账款的情况看,公司预收款项达1.32亿元,处于近年来最好的状态,也侧面反映出行业的景气度非常高,因此应收账款明显改善,以及预收账款的增多,使得公司拥有非常不错的现金流,这在环保行业中都是屈指可数的,当然这也与危废行业的特性相关,一般是先收取客户危废处理费,而后才进行危废收集和处置,在今年如此紧张的环保形势下,行业表现更是紧俏。
 
  甚至据相关媒体报道,如广东东莞地区的部分工厂,危废成为企业负责人头疼的难题,工厂里一边是危废囤积如山,一边是危废处置企业订单满满,可想而知,目前市场供需情况还是非常的紧张。
 
  费用方面,公司前三季度的期间费用率为18.45%(加回研发费用),同比减少0.89个百分点。其中,销售费用率为2.80%,连续几个季度小幅增加,与公司之前提到的加强资源化利用产品精细化营销符合;
 
  管理费用率为12.41%,同比减少1.1个百分点,公司继续加大研发费用投入的同时,也进一步加强内部运营管理的效率;财务费用率为3.25%,整体负债率为52.72%,继续微幅下滑。
 
  公司前三季度净利率为15.08%,三费的下降也使得公司在毛利率下降的情况下,保持净利率同比仅微幅下滑0.09个百分点,最终使得净利润增速与营收增速基本持平。
 
  股权方面,随着创始人张维仰股份的转让,基本已经尘埃落地。东江已由民企彻底变为国企控股,广东国资委控股,和江苏国资委参股的股权结构。
 
  其中江苏国资委,近期提名两位新董事进入董事会,准备接任已离职的原总裁李永鹏和董事张凯,11月份股东大会通过后,江苏国资委将在董事会中占据2席。
 
  此外,东江副总裁级别的原创始团队管理层,至此为止,大部分已离开公司,短期对公司来说,还是有一些影响。
 
  但长远来看,两地国资委共同引领的东江,将在项目获取、推进项目进展、政策等方面,对公司产生积极作用,广东和江苏都是危废大省,国资背景的东江,将有望在这些地区迎来更好的发展,也为公司全国布局的战略奠定基础。
 
  项目方面,报告期内,公司的衡水睿韬焚烧2.9万吨/年、物化2万吨/年及沿海固废物化2.4万吨/年项目均已取得危险废物经营许可证;福建泉州项目焚烧2万吨/年、潍坊东江蓝海焚烧6万吨/年及物化12万吨/年已建设完成,并实现车间点火调试;
 
  湖北仙桃资源化项目基本建设完成,设计规模为1.8万吨/年;仙桃绿怡二期项目已获得环评批复,设计规模达13.5万吨/年。公司的危废处置产能持续扩张,预计至年底公司的危废处置产能有望达210万吨/年。
 
  事实上,目前行业景气度高涨,市场处置能力紧缺,项目进度和产能释放尤为关键,也期待东江在一系列的调整和适应之后,接下来进一步加快在手产能的投放,为业绩增长提供坚实动力。
 
  展望2018年业绩情况,此前公司预计全年归母净利润达5.75亿元,同比增长21.37%,符合三季报中给出的最新指引为同比增长5%—25%的目标区间,同时公司员工股权激励计划的解锁条件,同样是增长20%以上,因此公司上下也将有更大的动力和积极性力争完成业绩目标。
 
  当然,站在投资者的角度看,预计新投产项目的产能在四季度开始逐步释放,以及公司积极申请的额外20%的产能等,都将会有所贡献。价格方面,随着第二轮环保督查的开展,督查力度持续高压态势,预计仍将维持较高的位置。
 
  另外,9月份全资子公司江门东江,获得广东省产业共建财政扶持叠加性奖补资金6514万元,预计将为公司2018年增加税后净利润约5700万元,对实现全年业绩目标提供较大支撑。综合来看,预计2018年公司实现归母净利润基本与其业绩指引接近,每股收益0.65元,对应目前港股PE 11倍,估值偏低。
 
  整体来看,今年环保督查力度持续加码,对危废行业来说,行业乱象和处置能力严重不足等短板充分暴露,危废非法处理渠道遭受重拳出击,转向由正规的第三方危废处置企业处理,对行业来说是非常有利的一面。
 
  同时,强监管对危废处置企业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,处置成本亦出现较大的提升。对于东江来说,既面临处置成本提高的挑战,也迎来期盼已久的行业发展大机遇。公司作为危废行业龙头企业,危废资质齐全,运营经验丰富,储备项目充足,在全国核心工业产废大省的布局基本成型。
 
  长期而言,我们仍认为,我国仍处于危废行业发展的初期阶段,行业发展确定性强,前景光明,东江也将受益于行业的大发展,依靠自身的强大实力勇往直前。